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  • 行业:有机化学原料
  • 地址: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-1605
  • 电话:021-52799111
  • 传真:021-5279****
  • 联系人:盛大庆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站内搜索

香港红财神报

“原来你们早有准备”国产铁矿石达385亿吨澳大利亚慢慢出局

  发布于 2021-08-08   阅读()  

  据媒体报道,7月13日,我们公布了6月份的铁矿石进口数量,上个月我们共进口了8942万吨铁矿石,相较于5月份同比下跌0.4%。别小看这0.4%。事实上,从去年开始,我国进口铁矿石的数量就在不断地下降。如果与去年6月份相比,今年6月份的铁矿石进口量下跌了整整12.1%。而上个月的铁矿石进口量也创下了13个月以来的历史新低。

  很多人可能会疑惑了,我们是一个制造业大国,同时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在全世界也是首屈一指的。减少铁矿石进口的数量,会不会阻碍我们的发展呢?我们再来看看事情的另一面。数据显示,今年前半年,也就是1到6月份,我们自行开采的铁矿石达到了3.85亿吨,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15%。

 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,仅我国每年进口的铁矿石数量就要占到全世界铁矿石交易量的65%以上,因为我们的工业发展,加工制造,基建等等各个领域,都需要耗费巨量的钢铁资源。而澳大利亚是我们主要的铁矿石进口国,尤其是在近几年巴西铁矿石产量受阻的情况下,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价格暴涨,甚至在今年5月份,62%澳洲粉矿的价格达到了230.59美元/吨,刷新了历史新高。

  而在这种情况下进口铁矿石就显得很不划算了,澳大利亚抓住了这点赚了我们不少的钱。有人就要问了,我国的铁矿石储量也很丰富,为什么还要受制于澳大利亚呢?话是这样没错,我国的铁矿石储量位居世界第五。但是我们的铁矿石平均品位只有31.3%,纯度较低。相比之下,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铁矿石品位达到了60%以上。

  很多人对铁矿石品位的概念比较模糊,认为既然我们的铁矿石品位较低,那么两吨总能抵得上一吨澳大利亚铁矿石吧。其实并非如此,品位较低的铁矿石在开采,运输上的成本都要更高,同时在冶炼的过程中,也需要耗费更多的工序,消耗更多的燃料,排放更多的污染,最后其实还没有进口高价铁矿石来的划算。

  而事到如今,澳大利亚变本加厉,铁矿石售价居高不下,从我们身上赚取了大量的外汇。虽然我们的铁矿石进口量有所下降,但今年上半年,我们的铁矿石进口额却不降反升,猛增了71.7%。显然在这种情况下,继续进口澳大利亚铁矿石是极为不划算的。

  除了振兴国内铁矿石之外,还有一点也需要我们注意,那就是在国际铁矿石市场,我们的话语权还是太少了。定价权往往由铁矿石供应国说了算。www.9912344.com!这就很让人心痛了。想想前几年,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出口国,但稀土定价权却不是我们说了算,而是买家说了算。如今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,但定价权却是卖家说了算,我们急需提高在铁矿石领域的话语权。

  好在近年来我们在该领域已经有所提升,比方说收购国外铁矿石企业和矿山的股份,值得一提的是,此前我们在进口铁矿石资源时还采用了人民币跨境结算。目前随着美国持续放水,美元的购买力下滑严重,采用人民币结算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澳大利亚想要借助铁矿石这一张王牌吃得我们死死的,这显然是不现实的,从今年5月份开始,我们就限制钢铁产能,再加上今年上半年国内的铁矿石产量大增,澳大利亚铁矿石价格已经有所回落。

  此外,我们目前在进口铁矿石方面还力求多元化,不出意外的话,由中企控股的巴西SAM公司在今年年底前就能够获得西米纳斯吉拉斯州8号铁矿石矿区的环保许可证。此外,我们在非洲的西芒杜铁矿项目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,上个月,我们建设的达圣铁路正式通车,这条铁路从圣图矿区直达达比隆港,未来将成为我们投资的西芒杜铁矿的重要运输渠道。预计该铁矿在2025年左右就能够投产,初期的年产量在7000万吨左右,未来的年产量将达到一亿吨,而且其铁矿石品位也高达66-67%,完全能够取代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位置。

  除此之外,澳大利亚面临的问题还不止于此,当地时间7月12日,香港七仙女四级,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表示,除非澳大利亚与中方的关系有所改善,否则未来来自中国的游客将有一定程度的缩减。众所周知,旅游业是澳大利亚的一项重要产业。以双方关系还未受影响的2019年为例,当年中国游客不论在入境人数还是消费水平上,都是来澳大利亚旅游人群中的第一。2019年全年,中国游客给澳大利亚带来的收入就高达33亿澳元,差不多相当于160亿元人民币。

  事实上,澳大利亚需要担心的问题可不止如此,此前澳大利亚的教育业对中国留学生的依赖性也非常大,今年年初,受到疫情和双方关系影响,前往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数量锐减,导致澳大利亚不得不大幅削减高校的科研和教育经费,此举也引发了连锁反应,包括澳大利亚国立大学、悉尼大学、墨尔本大学在内的7所澳大利亚著名院校,其国际排名首次跌出了百强之外。

  如果说教育和旅游行业还无法让澳大利亚伤筋动骨的话。农产品和能源出口可是澳大利亚的经济支柱。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凭借地理上的便捷和丰富的自然资源,澳大利亚一直将大量大麦、红酒、龙虾和各种水果等农产品,以及木材、铁矿石、煤炭、液化天然气等大宗商品出口到我国,我们也一直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。

  然而对于这样的关系,澳大利亚却并不珍惜,除了农业和能源出口国之外。澳大利亚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,那就是五眼联盟之一。而澳大利亚又是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重要盟友,美国与澳大利亚还和日本、印度组成了美日印澳四国联盟,对我们指手画脚。我们当然不能允许澳大利亚这样赚着我们的钱,还危害我们的利益。